潜龙勿用说毓老

发布时间:2020-07-22 已收录 阅读:546次

潜龙勿用说毓老
笔者于三十年前,在台北读书时,已从几位学长口中知悉毓老二三事,奈何缘悭一面;几年前学弟张辉诚寄来他的着作《毓老真精神》,细读之后才真正认识这位终生效法孔子,述而不作,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的儒学大师。

满清最后一位王爷爱新觉罗.毓鋆,人称毓老,一生讲授华夏经学,学生过万,遍及台湾政商各界。毓老生前从不接受访问,不上电视媒体,更严格训斥弟子勿向外界透露讲学情况,故知之者甚少。默默讲学六十年,至2011年以一百零六岁之高龄骑鹤,其弟子方开始整理毓老讲学笔记,并于近年陆续出版,一代大儒方才渐渐为世人所识。

儒学大师的身教,毕生受用

毓老曾在台北市温州街一栋大楼的地下室开办「奉元书院」讲授华夏经学。教室仅可容纳百人,却很多时涌进二百五十余人,加上地下室空气不流通以致闷热难当,人人热汗直流,汗味与热气扑面而来。虽然每人仅坐一小圆铁板凳,学生仍不为所动,耳听笔记,津津有味。

《毓老真精神》由作家简媜作序,追忆毓老讲课,没有任何道具,只端坐椅上,全凭口说,「他声如洪钟,抑扬顿挫之间唤出一个文明古国,朝代更迭,兴亡一瞬,尽在那时而高亢时而低迴的声音里。一部《论语》,经他诠释、延伸、验证,宛如中国读书人的圣经,他有着神奇的力量,镇住了满室年轻毛躁的心,言谈间,连我一个女孩子也慨然有了澄清天下之志。这是毓老师烙给我们的君子印记。」

毓老收生严格,与他坚励性格不无关係。弟子许仁图《论语一章》记述初入学,讲授四书,以《论语》为首,尤重实用;所以毓老讲解《论语》首章,有别于前人:「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」,学问能于当时实践出来,就是内心最大的喜悦。相较一般的解释指学而时常温习,学以致用的喜悦,更为合理,亦更有普遍意义。

从《论语》到《易经》,只守一爻

翻开《论语》,皆见「子曰」二字。「子曰」在《论语》出现三百九十多次,整本《论语》,「子曰」之声,朗朗上口,声声入耳,是要后人记取这是弟子亲闻目睹老师孔子的行住坐卧,喜怒哀乐。

「子曰」是孔子亲说,弟子亲闻。《佛经》则是佛陀圆寂四百年后,首次结集,故《佛经》开首:「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。」开经不同,人神有别。

影响华夏最深的儒家,并未成为宗教,因为「子曰」是人的说话。孔子不是全能全知的上帝,也非法力神通的如来观音,更不是穆罕默德先知。孔子自道,他非生而知之的先知,而是学而知之的人。

毓老一生教学重点在于实用,曾撰写过多部着作,后来悉数焚毁,他说:「中国学问是解决问题,不是写一本书教后人研究,我为何不写书?中国文化没有古今、新旧,只有先后,看你能不能做到先时,古人的智慧,讲就够了,思想还有新旧之分?会用,都是新的,不会用,都是旧的,讲学不是为了留一本书,而是我们能从书中得到新的智慧。有用之物却无用,在于不思。读书多少不重要,智慧多才有用,讲道容易行道难,做事容易成事难!」

对于《易经》乾卦初爻「潜龙勿用」,毓老说:「这六十年来,我就守着这一爻。」毓老从不发表文章,也不接受採访,同样是长期讲授华夏经学,毓老的固守穷道显然与南怀瑾截然不同。

《易经乾卦文言传》:初九曰「潜龙勿用」,何谓也?子曰:「龙,德而隐者也。不易乎世,不成乎名,遯世无闷,不见是而无闷。乐则行之,忧则违之,确乎其不可拔,潜龙也。」

学《易》者,要能在时穷中,固守穷道,不为邪世所乱,务实学,不务虚名,不求知于世,不见困于世而心闷无乐,在毓老身上体现。

面对现时香港的衰世乱局,能守的似乎只有「潜龙勿用」吧。